花费万元请聘请月嫂,一共更换了三个月嫂,当事人:“母夜叉”!

时间:2021-01-15 21:11

现在的生活条件都好了,所以有很多小年轻在生完孩子都会选择月嫂,只是月嫂的价格有点高,但是月嫂的价格虽然高,可是服务很好啊,有月嫂照顾这样又科学又能把自己照顾好,而且还减少了婆媳之间的矛盾。我们今天说的这个月嫂价钱是挺高,可是这个服务嘛,咱们就继续往下看吧。花费万元请聘请月嫂,一共更换了三个月嫂,当事人:“母夜叉”!

杭州的刘先生为自己的妻子在爱的果实订购了45天的月嫂服务,价值两万五千块钱,在服务的期间刘先生总共换了三个月嫂,几乎是一个星期左右就换一个月嫂,在换了三个月嫂后刘先生没有再请月嫂了,爱的果实也赔付了刘先生7300.5元,还特地约定了嘱咐事项,退款后,要求双方就此事不得有任何言论,如有任何任何负面信息影响本司,本司直接追求其责任。刘先生的妻子和一般女性一样,遇到不顺心的事就和自己的朋友倾诉和吐槽,但是朋友却认为不能这么忍气吞声,不能让更多的人跳入这个大坑,之后朋友就在网上发表了一个公众号的文章,题目挺吸引人:杭州最贵月嫂你们能再奇葩点吗?文章的内容也是绘声绘色的描绘了三个奇葩月嫂。发完文章以后大概在晚上九点左右,有一个自称是爱的果实的总公司的男人来按刘先生家的门铃,刘先生的妻子叫来了物业保安把那个男人给赶走了,结果那个男人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把这个男人带到了刘先生的家,在协调的时候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和态度也不好,说要告刘先生他们。

刘先生后来找到了当时订购月嫂店面的店长,店长说爱的果实是上海亦臻母婴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作为门店也只是负责和客户签约,其他的所有事都由上海总部来解决,店长还说上海总部再次派人来了,应该已经在去刘先生家的路上了。听到这里刘先生就生气了,他认为他们不应该不尊重客户,不应该在不通知客户的情况下就往客户家里跑,而且自己的妻子才生完孩子两个月,身体还比较虚,并不希望对方总是上门打扰,店长就将刘先生的意思转告给了总部,但是总部并没有答应,还是去了刘先生家,并且把月嫂也带去了。这下刘先生是真的火了,刘先生认为他们去家里谁都没有通知,而且现在家里也就妻子一个人在家里,他们还带了那么多人去,让刘先生不能接受。于是总部的人和月嫂们在楼下被刘先生的朋友拦下来了,派出所的民警也赶到了现场。

文章中写的第一个月嫂蒋阿姨,不干活,玩手机偷懒,态度不好,蒋阿姨说这不是事实,自己并不是这样的。而且文章中还提到蒋阿姨在临走前很诡异的笑着说“说不定你们啥时候还能想起我的好来呢”。第二个月嫂祝阿姨不建议刘先生的妻子经常使用吸奶器,理由是奶水是精血,多吸无益,结果刘先生的妻子发烧了,还得了乳腺炎。由于第二个月嫂没有来到刘先生家,所以月嫂领导就说话了,她说产妇有乳腺炎很正常。文章中说的更多的是第三个月嫂田阿姨,说田阿姨经常跟朋友视频聊天,还提及到了田阿姨的一些情感生活以及个人隐私,还说是田阿姨自己装病主动要求走人,刘先生的妻子也不想跟她耗着了,就同意她走了,结果田阿姨是在刘先生家吹了头发化了妆走的。田阿姨说自己的腰本来就不好,刘先生家的床又很矮,她每天要蹲着给产妇和宝宝抚触按摩,而且每天洗澡的洗澡水都是她端的,她的腰受不了。她还说她走的时候只是洗了头发,并没有化妆,自己从来不化妆。

现在由于第三个月嫂因为网上发表的这个文章里扯了一些不实的情感纠葛问题,自己没脸进家门,家里人也不让田阿姨进家门,她在现场情绪一度失控。调解人员说不管文章中的内容是真还是假,希望刘先生的妻子能够将文章删除,刘先生的妻子同意了。希望月嫂们能够为自己的行为向刘先生的妻子道歉,月嫂领导也同意了,并向刘先生的妻子道歉了。可是刘先生却不同意,他认为不能光道歉就行,要求有法律程序。田阿姨听到这里情绪再度的失控,双手扯住了刘先生的领口,被众人拉开了。后来总部的人将月嫂们留了下来和刘先生协商,希望双方能够各退一步将问题解决。你们如果遇到这样情况是像刘先生一样走法律程序呢?还是双方各退一步解决这件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