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黑色产业链曝光:杀人保姆上岗第8天,83岁老太被“执死鸡”

时间:2020-06-01 20:12

昨日,江苏溧阳一名83岁老太太被保姆活活闷死的事件,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死者患有糖尿病,最近病情加重需要人照料,子女都在外工作,平时照料老人的嫂子忙不过来,只好找了个保姆。67岁的虞某和死者一家是老乡,是自己找上门来的,从4月25日开始工作,到5月2日晚上出事,虞某的保姆身份只维持了8天。

事发当晚,老人的小儿子在家,却不知道虞某与老人独处的时候下了狠手。监控视频显示,虞某先是用毛巾捂住老人的面部,又上床坐在老人胸口,手中还摇着扇子。期间老人多次挣扎,虞某均视而不见。23时许,确认老人死亡后,虞某才将老人的小儿子叫来,表现得非常淡定,还对慌乱的小儿子表示,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这个我懂。之后娴熟地教家属处理后事,要不是小女婿起疑心查了监控,一家人还会对虞某心存感激。目前,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对于虞某我送走了很多人这句话,不少网友都会觉得心里发毛,认为她可能是惯犯,这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早在2015年,广东就曾出现过类似的毒保姆群体。这些保姆只接那些高龄、病重、濒临去世的老人的活,到雇主家之前就会跟人讲好所谓的行规:就算只做一两天也要给一个月的工资。开始照料老人之后不久,他们就会将老人杀害,有时候是几天,有时候则是几小时。拿到雇主给的一月工资,和偶尔能收到的额外安慰金、解秽金之后,再换下一家如法炮制,靠这样赚快钱。

这样的做法,行业内部称之为执死鸡。一般来说死者家属知道家中老人身体状况不佳,出事之后不会追究老人的死因,这令不少专门执死鸡的毒保姆拿了钱后得以全身而退,甚至内心毫无悔意。5年前广东的毒保姆何天带,为了提早拿到工钱,被抓前已经连续谋害了10名老人,当庭判处死刑后,她选择不向被害人家属道歉,只强调自己杀人偿命。

而江苏这位闷死83岁老人的虞某,在雇主家里只工作了8天,期间她并不知道家中有摄像头,所以案发后才没能逃出生天。她坐在老人胸口还摇扇子的的行为,令观者愤怒,但在她背后,还有多少子女不在家、又没有监控的独居老人,正在被保姆虐待甚至残忍杀害?

相关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老年人口数量持续上升,2019年,65岁及以上的人口为1.76亿人,占总人口的12.57%。其中,独居老人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到2020年预计将有1.18亿人。这些独居老人中,有70%以上希望在家养老,由自己的配偶或者子女照顾。事实却是,并不一定每个家庭的配偶和子女都能24小时在家陪着老人,在社区养老机制还不完善的时候,子女只能选择为老人请保姆。

有需求,就有市场,但供需尚未完全平衡。据公开数据,我国从事家政服务业的人员虽然也在逐年增长,却完全无法填满需求的缺口。2019年,中国家政服务从业人数为3370万人,同时期需要上门护理的老年人数量为4000万左右,缺口已有约700万,如果再加上母婴护理的需求量,这个缺口会更大。

一方面是家政服务从业人员少,另一方面,这个行业还未完全规范起来。不少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待业妇女、下岗工人正涌入市场,试图从中分一杯羹,入行门槛低、专业性不足不说,还没有强制退出的机制。不少保姆机构并没有相关资质,也没有上岗培训,有的甚至就是路边开的一家小店铺,只为雇主和保姆搭建一个信息沟通平台,无法对保姆的信息进行审核。一旦这类毒保姆进入家庭,雇主轻则损失财物,重则失去至亲的家人。

从业人员素质良莠不齐,令保姆相关负面新闻频发,雇主在物色保姆人选时,也会将这一因素考虑进来。而受今年疫情的影响,家政服务业正在遇冷,这也许会成为行业整顿的一个转机。市场是逐利的,如果未经培训、没有资格证的保姆不再受欢迎,行业建立起稳定的考核机制后,执死鸡的成本变高,想钻空子赚快钱的不法分子自然会退出市场,未来有意愿找保姆的家庭,也就便利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