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黑菲佣”背后黑色产业链 黑中介最多可赚6.8万

时间:2020-06-16 19:59

随着市民生活水平提高、工作节奏加快以及消费观念的转变,家政服务市场存在着巨大的消费需求。国内家政行业一定程度上的无序化现状,致使高端家政人员千金难求,因此,雇佣菲佣等外籍佣人在部分外籍人士和中产以上家庭中有了市场,进而催生了外佣黑中介服务。

近日,吴中区检察院在办理一起组织偷越国境案时,揪出了外佣入境从事家政服务的黑色产业链。

2015年5月,李兰在园区开了家政公司,主要是帮助客户从事赴美生子和介绍外籍保姆业务。而赴美生子业务没做成几单,介绍外籍保姆的业务却让她赚得盆满钵满。

做外佣生意,李兰是通过她在北京的朋友陆凡介绍,负责做华东地区的代理。刚开始,都是陆凡招录外佣,再将外佣送到苏州雇主家中。生意慢慢做熟后,她就开始直接联系印尼的中介,让印尼中介来寻找外籍佣人。有时候,李兰也会隔几个月,就去印尼实地考察要招聘的佣人。

看中佣人后,印尼中介(牛头)就开展负责办理护照、签证、购买机票,再由李兰派人去上海接机,然后直接安置到苏州宿舍内,对这些佣人们进行培训,培训如何做中餐、带小孩、洗衣服等。再通过网站和微信寻找雇主,并与雇主达成意向、签订合同后,三五天后再将佣人送到客户家中。

据李兰供述,我向雇主一般收取的中介费是79000元,向菲佣收取21000元作为他们回去的机票及相关费用,雇主每月给我们5100元,作为外佣的工资。中介通过两头盘剥,在介绍外籍佣人业务中赚取丰厚回报。

从2015年5月至2016年3月案发,这段时间内李兰的这家公司就介绍了200余名菲律宾籍和印尼籍妇女进入国内提供家政服务,犯罪所得1000余万元。据公司业务员供述,每介绍一个外佣给雇主,均可拿到提成1500元。

菲佣中介形成了一个圈子,互相出售货源、承揽生意。鉴于菲佣名气响,雇主对菲佣的需求较多。而李兰的牛头渠道多为印尼这边,因此,李兰往往通过她的上家魏文、黄娟等人,来招录菲律宾佣人。

一般她们会把菲佣的简历和照片微信上发给我,我相中了给她定金,最高2万元一人,等人带到中国后,我再支付剩下的尾款4万8千元。李兰说。

魏文、黄娟通过提交虚假公司商务邀请函,为外佣办理商务签证和续签服务,让外佣能够顺利进入国内。从中,魏文、黄娟每个外佣最多能收取6.8万元左右的中介费用。

此外,持有商务签证的外佣存在一次办理可两次入境的情况。持这种签证的外佣需要在第一次入境90天满期前出境一次,便可在境内再待90天,为了让这些在雇主家中做得很不错的外佣,继续履行合同在雇主家做保姆。李兰就会派人在90天期满前,看管着外佣去香港、澳门、济州岛等地,提前买好来回机票,到达这些地方后,就在签证上盖上章然后返回,继续回到雇主家中做保姆,从而再能合法停留90天。这样,一次签证可停留半年左右。

牛头介绍外佣到中国做保姆,每个月工资5100元左右,前六个月实际收入仅1700元,剩余费用均由中介抽掉。而在签证和续签环节,中介还要向外佣收取2.1万元作为回国的机票和其他相关费用。

入境后,菲佣的人身自由也受限。从印尼过来的佣人多持旅游签证,30天后即到期,而签证过期后,来华打工的外佣就成为了非法滞留的黑户,因此不少菲佣如惊弓之鸟,生活境遇较为困难。

据李兰交代,招录的外佣中也出现过潜逃的情况。外佣如趁机逃走,在国内黑下来,对社会治安就构成了隐患。

为严格管理,外佣均被统一安排到租住宿舍中,要求不能随意出入行动,必须由工作人员陪同才可外出;外佣手机和护照都被收掉,且会在外佣手机里安装GPS。即使进入雇主家中工作,外佣亦被反复告诫千万不能给陌生人开门,未经雇主同意不可随意出门,不可随意和陌生人说话。

鉴于菲律宾、印尼佣人多以英语为母语,因此雇主不乏香港、韩国等人士,地点分布于上海、北京、大连、重庆等城市。

雇主与中介签订合同事由违法,不受法律保护。雇主在明知雇佣外佣为违法情形下,与中介签订的咨询合同以及和外佣签订的雇佣合同均不受法律保护,雇主势必在自身财产、人身安全等方面存在隐患。李兰这个公司为规避法律风险,将公司与雇主之间的合同全数销毁,以避免法律追究。

而且,所谓的菲佣,多是直接从当地招聘过来的普通妇女,并非经过系统学习的正规菲佣,她们在入境后,经过四五天的适应性培训就火速上岗,难免存在服务能力弱、适应能力差、身体健康问题成谜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