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无情人有情,聊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和投资机会

时间:2020-03-11 18:30

近一个月来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牵动着神州大地的心,带给我们无限的思考,我们之所以是高等动物就是因为善于学习和总结。以史为鉴,本文通过回顾历史,和大家分享我对于疫情可能造成的经济影响和投资机会。

大型流行性疫情在人类历史上并不鲜见,自1918年以来全球共有11次大的疫情,差不多五年一次,,被世卫组织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的共有4次,对我国影响较大是SARS以及这次的肺炎事件。

1918年的大流感是美国最近100多年来最严重的大流行病。它是由具有禽源基因的H1N1病毒引起的。尽管目前尚无关于该病毒起源的共识,但它在1918-1919年间遍及全球。据估计,全球约有5亿人(占当时全球人口的三分之一)感染了这种病毒,死亡人数约为5000万-1亿,其中美国死亡约68万人,占当时美国人口总数的0.6%左右。

这种病毒性引发的感冒因为其症状比较常见从而人们麻痹更容易造成扩散,1918年的大流感对经济的影响是短期的。许多企业,特别是那些服务和娱乐场行业,收入下滑超过10%。但那些从事保健产品的行业,收入有所上升。但是一段时间后,经济由重新回到了原来的轨道。

与美国世纪之初的大流行感冒相比的是1957-1958年的“亚洲流感”,该流感在1957年2月首先发生于中国西部,病原体为称为甲2型的H2N2,流感4月在香港流行,经香港传播至日本和东南亚,接着传到印度、希腊、瑞典、和中东诸国。

“亚洲流感”恰逢1958-59年的全球大衰退,对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无疑是雪上加霜。但相对于总体的经济衰退,“亚洲流感”更多是推波助澜,而且是短暂的。据Henderson、Courtney等(2009)估算,在亚洲流感的高峰期,美国的旷工率在3%-8%4之间,流感高峰期造成了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减少了约1%5。流感消退后,伴随着新一轮的刺激政策,经济复苏几乎是立竿见影的。

通过这两个案例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出大型流行病对经济的影响是短暂的,当流行病和经济本身的周期共振的时候其影响会放大,但是仍然不改变经济的发展趋势。

网上有很多人说03年的非典直接刺激了网上购物的兴起,我不这么看,网上购物是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然,不管有没有非典,网上购物都会流行,非典只是加快了这个经济模式发展的进程。

回顾历史,受“非典”疫情影响,2003年二季度经济增长短时间内下跌,但随疫情解除,经济增长反弹。2003年3月开始,“非典”从广东地区蔓延至内地其他省份,导致“五一”假期取消, GDP同比增速从一季度的11%左右下行至二季度9%左右。三大产业中,拖累最大的是第三产业,由于人们避免去人流密集场所,旅游、住宿和餐饮业及交通运输业受疫情冲击较大、损失较多。三驾马车中,冲击最大的是消费,其中服装、金银珠宝类在2003年5月一度同比转负,而日用品类、中西药品类则在4-5月增速跳升,对投资的影响有限,疫情对投资和出口的影响并不明显。但随着7月份疫情解除,生产活动恢复,三季度GDP同比增速回升到10%左右。

这进一步印证了我们前面的结论,大型流行病的影响主要是对社会文化方面的,在“非典”过后,我多政府以此为契机进行反思,加强制度创新,健全公共卫生体系,促进我国政府公共管理体制改革,当然我们也可以说非典促进了我国医疗体制的完善,但我认为医疗体制的完善本身也是一个必然事件,非典只是加快了这个进程。

美国2009年H1N1流感、2015-2016年巴西寨卡病毒、2016-2017年H7N9禽流感等疫情都显示了相同的特点。

综上我们可以得到明确的结论:疫情不会影响经济的整体发展和发展趋势,但是会加快经济正常发展的速度,我们分析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主要是着眼于具体行业的发展,研究疫情的催化剂作用。一次次的疫情除了促进公共卫生体系和公共决策机制的发展完善,也促进了很多产业的变革。“非典”促进了电子商务、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并开启了电子支付结算的新时代,医药、健康产业也得到扶持。而09年的大流感后美国“自我保健运动”潮提升了非处方药的需求、减轻了公共医疗负担。13年和16年的禽流感则带动了冷链物流、电商生鲜、规模化养殖的大发展。而这一次,新零售电商(社区电商、线上药房、外卖等)、视频网站、在线教育、大数据等或都会迎来新的机遇。

从需求端来看,餐饮、旅游、零售等行业的需求短期内受到较大影响,首先这些企业的经营非常依赖现金流,收入面临突发断崖式下跌,甚至直接消失,企业的存量资金处于净消耗情况。根据投中网1月31日报道,作为国内正餐业龙头,西贝餐饮集团董事长贾国龙尚表示其目前账上现金加上贷款最多只能再发3个月工资,可见短期餐饮业压力

据北京海淀区饮食行业协会调查,2003年非典期间,小型餐饮行业停业率高达85%;洗涤业正常经营的不到2%,即使坚持开业的企业也大都处于亏损状态。全国工商联美容化妆品商会统计数据表明,上海65%、广州70%、北京80%的美容行业在4月20日左右已停业,经济效益以60%~80%的幅度下滑1。在北京,与上一年同期相比,餐饮业收入下降了60%;洗染业收入下降50%;经济型旅店收入下降70%;洗浴企业和家政服务公司停业率分别达到80%和90%。

这些影响一方面对企业当面的盈利造成重大影响,另一方面现金流储备不足的企业面临生存危机,行业重新洗牌,强者开疆拓土,弱者销声匿迹。小微企业本身具有抗风险能力偏弱的特点,对外部经济、政策环境的敏感程度普遍较高。从统计意义上来说,小微企业的成立年限要低于大中型企业。

当前投资我们一定要投资头部企业,现金流稳定,对风险的抵抗能力比较强。切记投资行业中的弱势企业,经济困难的时候这些小企业正常经营已属不易,弯道超车可能性就更低了。

先看消费行业,非典时期经验来看,疫情冲击对于物价的影响相对有限,并不构成高通胀的基础,但供给减少造成的猪肉价格上涨,已经将我国的通胀推升至比较高的水平,叠加春节假期新型肺炎疫情防控带来的集中囤货,短期通胀水平或仍维持高位,这对于零售行业的商超,比如永辉超市造成利好,人们更多选择购物环境良好的商超而不是街边店和菜市场。对于养猪股、养鸡股也相应造成利好。但是我认为对于口罩、酒精、消毒液等行业的影响是短期的,一旦疫情得到控制,其社会总需求也会迅速下降,切不可以需求的峰点为常态。

和非典疫情时期颇为类似的是,虽然当前经济并不存在过热的苗头,但是货币政策本身已经一松再松,况且有猪肉主导的通胀预期,因为我个人认为货币政策不存在大尺度、长期宽松的空间,未来对环保的重视、对房地产行业的调控这些结构性的经济政策不会改变。但是预计经济显著承压之下,房地产政策调控将更加突出因城施策,具体城市的房地产行业出现分化。

重大疫情带动医药行业收入、利润整体阶段性提速,03年非典疫情具有借鉴意义。回顾1998年-2018年我国医药制造业,除了98年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02年新农合、07年城镇居民基本医疗报销等几次医保基金的大幅扩容外,医药制造业收入和利润大幅提速都和重大疫情有关,例如03年非典、09年H1N1甲流、18年流感等。但由于疫情是阶段性的,医药制造业收入和利润往往在下一年因高基数而明显降速。考虑到医疗行业投入的滞后性,可以判断今年和明年医疗行业的社会投足占比会有一个较大的增加。

医疗体制改革在疫情结束后也会推进更加坚决,对于医药行业和互联网健康行业具有重大影响。

总体看,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可能与2003年非典期间类似,不过2003年我国经济处于高速增长阶段,工业生产快速恢复。2020年我国经济仍然处于出清阶段,外贸恢复速度有待观察,内需恢复仍然不牢固,未来的工业生产仍然需要看需求的增加速度。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可能在下半年彻底消失,同时政府刺激政策发力,下半年的工业生产好于上半年。对企业利润增速方面,由于疫情对短期生产带来影响,上半年企业利润增速预计继续下滑,但下半年利润增速会有所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