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岁婆婆的辛酸:给儿女做保姆这件事,主动和被动,待遇天差地别

时间:2020-11-01 17:29

家有儿子的父母都有升级为公婆的那一天,不同的公婆之间,晚年的待遇却是千差万别,有的人活了大半生,还陷在家庭琐事里郁闷不已,难展笑颜,有的人却无事一身边落得清闲自在,问题出在哪里?今天的实录,来自于读者童阿姨的倾情讲述,文中会有答案。

那天刚吃过中饭,哄着两岁多的小孙女自己搭积木之后,正准备洗碗,大姐给我发来了视频邀请,接通之后只听她第一句话就是:

只见她满脸怨气地说道:“就因为昨天给二宝看了半小时手机,儿媳妇下班回到家后数落了好几回,等我儿子回来后又跟他抱怨了这件事,结果儿子又数落起了我,说我这样会把小孩养成看手机的坏习惯,是在害孩子!

我忍不住反驳说,就偶尔看这么一回两回的,至于这么严重吗?你们每天下班回家这么晚,我又要做饭又要看孩子,还要监督大宝写作业,你们以为我有分身术不成?我不给她看会手机哪里腾得出时间弄饭?

儿媳妇竟然说,你就不会把二宝带到厨房让她坐那拿个绘本给她看?妈你要是觉得在这带孩子太累,没事,我们可以把二宝送去上早教班,你回老家也可以,还能清净清净,省得以后说起来怪我们不孝把你身子给累坏了。

你说说我一没顾着自己玩乐,二没胡乱花他们的钱,自从他们结婚后,就自觉自愿地给他们做起了免费的保姆,平时买菜做饭收拾家务这些活就算了,还给他们尽心尽力地带大了两个孩子,我在这里地整整干了8年,把我的晚年生活全耗在他们身上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到头来他们怎么能这样对我?大宝现在上小学了,二宝也可以送幼托班了,不需要我了就一脚踢开,你说说他们还有点良心吗?”

我只能安抚大姐说,也许年轻人只是工作上不顺心,回到家没注意说话方式,应该不是有意针对你的,这么多年你们都处下来了,别往心里去,你要是一冲动真回老家了,以后还怎么跟他们相处呢?

没想到大姐这回就像开了闸的筏一样,气呼呼地抖搂了很多我从来不了解的事情,她说她忍儿子跟儿媳妇已经忍了好多年了,类似这样的事情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只不过她不好跟我们姐妹讲,觉得终究是自己教子无方,家丑不好外扬,所以一直憋在心里。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些年她一直过得并不开心,在我们面前表现出来的婆媳和睦有加都是在演戏。

大姐说,儿子儿媳刚结婚的时候,其实她就考虑过怎么跟他们相处的问题,原本她跟我姐夫决定不掺和年轻人的事情,自己把晚年生活过好就行,但是儿媳妇刚怀孕的时候就对她放了话,不帮忙带孩子就不给她养老!大姐和姐夫以前一直在外面打工,并没有社保,所以也没有退休工资,想到终究要儿子养老,所以不敢不从。

大姐说,刚开始的那两年,儿子儿媳对她跟姐夫还是比较尊重的,多少也能体谅她带孩子做家务的辛苦,但在大宝5岁那年,姐夫生病离世之后(花了一大笔钱治病),他们对她的态度就变得不耐烦起来。

大姐失去了丈夫,心情也变得很差,但儿子儿媳妇忙于工作也没时间关注到她的内心世界,平时有个头疼脑热她也是自己去社区诊所打个针吃点药自己解决,生怕给他们带来麻烦。

因为我跟大姐在不同的城市,加上三年前我自己也升级做了婆婆,也要帮着带孙女,所以也没有余力关心她,以前在电话里她也从来不跟我说这些事情。

因为我和丈夫有退休工资,不需要儿子儿媳妇给我们养老,所以相处得也还算愉快,因此我没想到大姐的处境会如此艰难。

大姐控诉完之后,慢慢平静下来对我说:“也怪我没能力没本事没福气,老伴不能陪到老,也没有教出孝顺的好儿子,活该受这种罪,这就是我的命吧!唉,还是老妹你们好啊,孩子们都孝顺懂礼,大姐很羡慕你们……”

我宽慰大姐说,也许是年轻人生存压力太大了,加上姐夫走的时候也花掉了存款,可能他们也有他们的焦虑,我觉得他们也不致于多不孝,以后注意些少给孩子看手机就好了,看多了也确实容易上瘾,你还是别回老家了,一个人回去没人陪着也容易孤独,跟孩子们在一起热闹些,多少有些寄托。

我不是偏向大姐的儿子儿媳妇,而是基于她的个人实际情况作出的劝解,她没有退休金,姐夫也不在人世了,姐夫的老家在一个穷山沟里,出行非常不便,日常想要买点吃的用的需要步行近一个小时才能到圩镇上,万一她在老家有个病痛,谁能帮她呢?而且,一个人在一个偏僻的地方生活更容易悲观消极,对身体健康并不利,大姐已经68岁了,很快就步入70大关,身边没个人确实有很多隐患。

我对大姐说,需不需要我给外甥打个电话跟他聊聊?大姐忙说不用不用,怕万一我去当说客,会引起外甥的误会,认为她是在向我告他们的状。

我想了下也有道理,清官难断家务事,越开解矛盾反而会越扩大,于是就没有给外甥去电说这个事。

同样为婆婆,我的境遇跟她相比,好了很多。这一切有幸运的成份,也有理性思维的成份,更有相处艺术的成份。

大姐从小不会读书,上到小学三年级就闹着不肯上,连哄带吓之下才念完了小学,后来就没有再读过一天的书,所以她只能在家务农,成年后跟同样没什么文化的姐夫结婚后,就开始了“男耕女织”的生活,生下一儿两女之后每天的日常就是干活带娃。

好在外甥学习成绩好,给了他们莫大的安慰,姐夫于是想尽办法挣钱供外甥读书,两个外甥女学习成绩一般,所以念完初中就没继续念了,双双外出打工赚钱贴补家里,当然他们对外甥的偏爱也让两个外甥女心里颇有怨言,觉得父母把所有的资源都倾斜给了外甥,但当时的农村重男轻女是普遍现象,加上姐姐姐夫没文化,也意识不到这样是不对的,而且生活资源有限,无法对三个孩子做到公平兼顾,牺牲女儿成全儿子就成了必然。

好在外甥很争气,高考时不负众望,考上本省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国企算是有了铁饭碗,找的媳妇也是有稳定工作的人,结婚时给他们添了很多光彩,人人都夸大姐和姐夫会育人,教出的孩子有出息,还能娶个有铁饭碗的女人做老婆,姐姐姐夫在头两年去城里给儿子儿媳带孩子,一度让身边的邻居羡慕不已,觉得他们终于熬出头了,有机会去城里享福了!

只是谁也不知道,真实的内情有多辛酸。包括我也是现在才知道,我没有跟弟弟说大姐的事情,因为大姐是要面子的人,这么多年她都没有跟我们吐露一句,这次是因为实在憋不住了才讲了出来,她肯定是不想让弟弟知道这些的,她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处境,只能在不开心的时候跟我吐吐槽解解气,还能怎么样呢?

而我跟丈夫之所以能和儿子儿媳处得四平八稳,一是因为我们以前都有工作,如今有退休金,所以底气足些;

二是因为我们的思维理念不一样,我从来没有想过生儿育女是为了养老,只当这是人生中必经的一个体验过程,但是大姐她没办法,年轻时候流泪流汗挣的钱都供儿子念书了,存不下钱,没有退休金的她晚年只能依靠儿子养老,两个女儿嫁出后自顾不暇,加上她自己觉得在她们小的时候没有付出那么多,没有理由让女儿养老;

三是我在儿子儿媳成家时拿出一部份积蓄给他们做了婚房的首付款时就作了说明,并事前约法三章:

我们不会主动干涉你们的生活,也不会主动抢着给你们带孩子做家务,我们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也该过过清闲的日子,除非你强烈要求我们来帮忙,那我们可以视自己的身体情况量力而行。至于养老方面,我们尽量不给你们增添什么额外的负担。如果以后你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带孩子,要求我来帮忙,不能给我们脸色看,不能这不满那不满,但我们也会尽量做到科学喂养,在孩子能上幼儿园之后,你们自己就要承担起照顾孩子的任务了,那时也是我们退出之时。

儿子儿媳妇满口答应了,许是因为给他们出了婚房的首付,他们对我们倒也挺尊重,但我跟丈夫不想一次性给他们再投入太多,说实在的,百年之后,我们的一切还不都是他们的?

给这点算什么,谁谁谁嫁了大款,豪车豪宅不说,生个孩子就奖励十几上百万,哎呀我嫁到你们家真是吃大亏了……

对于年轻人,我主张在有余力的情况下可以提供些基础的帮衬,但更多的还是要引导他们自己去创造人生价值和物质财富,伸手要得太容易,也会养成等靠要的思想。

儿媳妇在孙女出生前,诚恳地跟我们提出:妈,我觉得我在孩子三岁前真的需要你们来帮忙,算是我请你们来支持我们,我跟家俊(我儿子)一定不会让你们在我们这里呆得不舒服的,在孩子上幼儿园之后,你们就可以不用管了,成吗?

主动邀请,意味着我们真的是来解决你的实际困难的,那么邀请者和被邀请者之间,是存在一种必然的尊重情绪的——因为我是付出的一方,你是获得支持的一方,你要是不尊重我,我拔腿就能走人。

而主动凑上去帮忙,意味着付出的那方是心甘情愿的,是带着无偿的心态来干活的,因为你心疼自己的儿子,怕不去帮忙儿媳妇会让儿子受累,意味你心疼自己的孙子孙女,怕他们得不到最好的照顾,而主动上前,对于儿媳妇来说,这个举动也意味着——这是天经地义的,如果不是天经地义,你哪里会这么上赶着来带孩子呢?还不是因为你喜欢孙子(孙女)!而我给你们家生了孙子(孙女),也是完成了你们的香火延续,给你们带来了人生的新寄托,你主动来带孩子,谈不上是帮忙,而是务必且应该!

现实生活中,很多老人升级做公婆之后,忙不迭地跑去给年轻人带孩子做家务,甘心做保姆,开始的时候喜滋滋的,过着过着滋味就变了,要么是自己觉得付出一切还没得到年轻人的认可与尊重,要么是年轻人觉得你的育儿方式不科学,生活习惯太老派生出嫌弃之心,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所以我个人觉得,做公婆的,如果不是年轻人主动邀请你去帮忙,大可不必主动往上凑,因为你大概率上会吃力不讨好。年轻人如果真的有需求,他们一定会主动来邀请你,这样主动权就掌握在你们这边了。

我不是说做公婆的完全不要管年轻人的事情,而是少些主动,多些被动,会避免很多难堪,即便要帮忙,也应该量力而行。而像我大姐这样没有退休金的老人,晚年生活只有依靠儿子养的,只能私下跟儿子多沟通,把你内心的感受告诉他,因为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你曾经为了他的成长付出了多少又尝过多少辛酸!

当然很多人会指责我大姐,养出这样不孝顺的儿子,还不是跟她自己有关?为什么小时候不教育好呢?这点我还真的想为大姐说两句,她自己都没读过什么书,脑子里也没什么知识,一个乡野村妇,能够在极其艰辛的环境下生存下来,还能把孩子供上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了,她所有的洪荒之力都用在对付残酷的生活上了,又如何有什么精力和思想给予孩子多少引导呢?

这个世界的人永远有三六九等之分,也永远存在阶层沟壑,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有命也有运,我只能在往后对大姐多些关心和支持,祈求姐姐余生安好!每个人的人生不管好坏,都只能由自己承担,毕竟很多时候,我们不甘命运却又只能认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