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盗窃东家财物藏于房内是否构成盗窃罪既遂?

时间:2020-03-14 17:00

被告人梁某因家里装修欠下不少债务,于2018年3月4日通过中介介绍到蔡某家中担任全职住家保姆。梁某在日常清洁时发现蔡某将大量现金存放在地下车库一房间抽屉内,为了还债,梁某决定铤而走险实施盗窃。2018年3月24日13时许,梁某趁打扫卫生之机将抽屉里的现钞盗走并用黑色垃圾袋装好,放在其所住房间的床底下准备第二天放假时带走。为了掩人耳目,梁某伪造了一个被入室盗窃的现场,雇主蔡某向大良派出所报案。经现场勘查,大良派出所发现本案存在诸多疑点,梁某存在重大作案嫌疑,遂对梁某所住房间进行搜查,发现被盗现钞。经查,梁某共盗得人民币66000元,港币50000元。问梁某的行为是否构成盗窃罪的既遂?

盗窃罪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窃取他人占有的数额较大的财物,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行为。关于盗窃罪的既未遂标准,通说观点是控制说。控制说站在犯罪是否得逞的立场认为,应以盗窃犯是否已获得对被盗财产的实际控制为标准来区分即遂与未遂,盗窃犯已实际控制财物的为既遂;盗窃犯未实际控制财物的为未遂。在实践中如何认定“实际控制”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需要结合全案情况综合考虑。

对于“实际控制”的认定,应当考虑以下两种因素:一、应考虑被害人对物的控制权范围问题。一般情况而言,盗窃分子将财产盗离被害人权利控制范围,也就标志着控制并非法占有了财物,构成盗窃既遂。例如盗窃工厂的财物,工厂的权利范围就是整个工厂,只有将财物盗出了工厂才能构成既遂。但是盗窃工厂里工人的个人财物,则工人的权利范围只有本人的衣柜、工具箱等范围,犯罪分子将工人的财物盗出该衣柜和工具箱的范围就是既遂。二、应当考虑被盗财物的特点。不同财物因其体积、重量、形状等不同,盗窃犯罪分子对财物控制的难易程度也不同,因而也会影响既遂与未遂。一般来讲,如果是不能随身携带之物,应以窃出控制范围外为既遂,如果是轻便容易随身携带之物,应以将财物移离原处隐藏于身或随身携带的包内为既遂。比如盗窃电冰箱只有当将电冰箱盗离出主人控制的范围外才能认定为既遂,而盗窃现金则一般只要盗离原处即为既遂。

在本案中梁某因家中欠债,同时发现东家蔡某将大量现金存放在地下室,取财轻而易举,遂产生非法占有的目的,趁东家不备窃得现金。盗窃之后的闹剧且不表,本案中梁某主观上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有盗窃现金的行为,其行为已具备盗窃罪的主客观条件,构成盗窃罪。本案中的难点是梁某盗得现金之后还没来得及带回家即案发,且盗得的现金亦没有存放在主人找不到的他处,而是放在了自己的床底下,在这样的情况下梁某盗窃的行为能不能认定为既遂?按照上述认定“实际控制”的标准,从被盗财物的特征来看,现金为可以随身携带的财物只要移离原处即为既遂。但是,从被害人对财物的控制范围来看,东家并没有丧失对财物的控制,被盗的财物仍在东家的房屋内。因为保姆所住的房间是东家房屋的组成部份,东家对于保姆房间是有控制权的,东家可以随时对该房间进行搜查,且梁某并没有将现金藏匿于主人难以寻找的地方,主人只要搜查很容易就能找到。因此,梁某对被盗的现金只有临时性的控制,并没有实现有效的占有,财物仍在主人的房间内,主人并没有失去对财物的控制。因此,梁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的未遂。

综上,人民法院审理后认为,被告人梁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秘密手段,窃取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11万余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梁某系盗窃未遂,依法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梁某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且退赔了全部赃款,酌情从轻处罚,依法判决被告人梁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四千元。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罪]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盗窃公私财物价值1000元至3000元以上,3万元至10万元以上、30万元至50万元以上的,应当分别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