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今天要改行了

时间:2021-07-03 14:45

  刚听说有家政公司的高级保姆可以做一个月都不重样的菜,近日又有媒体报道,《家政服务员职业标准》又拟出台,该“标准”要求保姆要持证上岗,而且高级保姆须学会跳交谊舞。当然,跳舞还只是有高级职称的保姆的技能之一,不说高级的,就是拿个初级职称也要涉及到初级财务、烹饪、营养学、护理学、幼儿教育学、医学、动物学、民俗学等学科的几十项技能。看完这个标准,我家的小保姆一头扎进书房,不是准备考保姆证书,而是准备考大学——当年没考上大学出来打工,原来以为保姆好做,现在发现,还不如考大学容易。

  以前我们管家里的大事小情叫“家务活”,现在可能不能这样叫了,因为做“家务活”的保姆,职业标准几乎和飞行员的一样复杂,可见很多现代家庭生活发展之日新月异,已经与传统家庭生活方式迥然不同。虽然我不知道一身好舞艺的保姆在主人家里应该怎样跳,应该陪谁跳,但既然有这样的标准,肯定是市场有这样的需求。

  如果执行这个标准,广东的保姆说不准可以和菲律宾的女佣、南美的农夫、摩洛哥的园丁、东欧的油漆工一样,形成响誉世界的品牌。更直接的影响是,有了这样的标准,这几十项技能的培训要求必然会带动保姆培训市场,直接创造出更大的经济效益。

  除此之外,保姆“职业准入”的标准提高了,直接的影响可能就是保姆的人数少了,保姆的价格高了,介绍费、中介费要涨价了,家政服务行业从很“民间”变得很“高端”。

  真是这样,对消费者来说,好处不明显,负担可能要加重。至少在目前来看,请来的保姆能不能做“两样甜点”问题不大,会做甜点但给孩子喂安眠药才是大问题;会不会使用传真机不用家政公司费神培训,保姆和家政公司联合起来欺骗雇主,这才让消费者费神伤心。

  当然,保姆持证上岗是好事,问题是在职业标准确立之后,光有人发证,光有人培训还是远远不够的,职业能力与职业资格认证,工作业绩评价等一系列工作是一个宏大的系统工程,谁来考核保姆会不会跳舞?谁来定期检查她的跳舞水平?如果只有标准,没有考核,只有认证,没有评价,那么即使是消费认同了这样的标准,仍旧只是提高了保姆的准入门槛,却没有人把门,标准变成一纸空文。

  想到这些,我就劝小保姆不要考大学了,如果真的担心领证上岗,我们可以重新签订合同,她可以不做保姆,就做一个“家务活的帮手”就行了,只是改行而已,不用过考试的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