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拔1800米壶瓶山上坚守28年的“森林保姆”:独门绝技是扛饿

他说

湖南壶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誉为 植物王国 、 天然动物园 、 地质环境演变的教科书 。

陈振法就在这海拔 1800 米处的哨所,巡护了保护区 28 年。陈振法说: 这里,有毛冠鹿,有猫头鹰,有野猪,还有城里人少见的黑熊 …… 每次巡护,他都会用相机记录下那些他用心守护的动物世界。也正是因为他的这份认真,不少人称他为 森林保姆 。

潇湘晨报第 19 届读者节将主题定为 你 · 我 · 它——拒食野生动物,构建生命共同体 。我们联系到湖南壶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顶坪哨所所长陈振法,听他述说巡护这片保护区的故事。

巡护员一般都在 45 岁以上,年轻人待不住。 今年 58 岁的陈振法告诉记者。这位声音厚实,不善言辞的人,正是守护了湖南壶瓶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28 年的巡护员。

岁月虽在他的脸上留下褶皱,但他清亮的眼神,看起来十分精神。他说,自己每个月工资虽然不高,但自己一直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1992 年,陈振法 30 岁,开始从事保护区的巡护工作,在此之前,他没有任何工作经历。他说: 我是土生土长的壶瓶山人,而家乡又需要巡护者,我就留了下来。

3 月 13 日中午,陈振法和另一位巡护员正走在巡护线上。 今天的巡护线不长,路也比较平坦。 他说,每次走的巡护线都不同,长的有 20 公里,短的只有 5 公里。 从上午 8 点开始巡护,正常情况下,下午就可以返回,但也不排除晚上依然在巡护的情况。 他说,一条巡护线一天会走一次,一个月可能需要重复走上 4 次,或者更多。

这些路线放眼望去都是青山绿水,但不是所有的都好走,有很多地方充满了挑战。不过这些挑战,每次都给人惊喜。

陈振法的工作背包里,会常备刀、笔记本、巡护仪器、蛇药还有干粮,保护区是野生动物的家,也是巡护员的战场,无人区的森林里到处都有危险。 巡护前要打绑腿,防止被毒蛇咬伤,蛇药也是必备的。 他说,野外一旦被咬伤,要马上用打火机消毒,紧接着擦蛇药,然后尽快去医院进行救治。除了这些,还得防范人为布置的机关。陈振法说,会有当地居民,在野外放上绳套和铁夹子,用枯叶子挡住,等待抓捕 笼中物 。有些痕迹明显,但大多都不容易被发现。陈振法在巡护搜山时,会拿上一根棍子,边走边试探, 在这过程中,棍子可能会瞬间被夹住 。

陈振法偏瘦,体能却不错,背柴爬坡是他的拿手活,长期的巡护,也让他练就了扛饿的技能。 在巡护路上是没有地方煮口热乎饭的,大部分时候是面包充饥,偶尔也会从家里煮个土豆或者玉米。但一天下来,这些远远是不够的,饿是常态,但是也得扛着。

陈振法介绍,在巡护工作中,需要学习的技能主要是熟知常见的动植物。他对记者说,巡护之外,监测也是一项相当重要的工作。在野外,看到过的动植物都必须进行记录,因此他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经历过的事,体验后的感受,都会仔细记录。

相机记录是另一种形式,他的镜头下,大部分是景色,人物很少。他说,偶尔在整理照片的时候,会想起许多事, 有些事印象非常深刻 。有一次,遇到了黑熊, 新同事发现后,吓得马上跑开了,比黑熊还快 。他说,动物一般都比较怕人,会先跑,只要你不伤害它,一般情况下它不会攻击你,所以即使和它近距离接触,自己也并不害怕。

除了一些趣事,还有一些难过的记忆。他回忆,有一年冬天,冰天雪地的野外,他在巡护路上发现一头被雪冻住身体的毛冠鹿, 它当时受伤了,也没力气再跑了 。

陈振法加快脚步,抱着这头羊一样大的毛冠鹿,回到自己家里,给它擦药,喂它进食,想把它治愈后,再放回大自然。让他意外的是,这头受伤的毛冠鹿,应激反应会那么强烈, 怎么都不愿意进食 。这让当时一心想救毛冠鹿的陈振法和家人不知所措。最终,在和它相处了几个小时后,他还是没能成功救活它。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陈振法习惯用最直接的词语表达自己的情绪。他说自己不善言辞,很多时候,只能用笑来代替回答,但是他坚定地说,在和滥捕滥猎分子打交道时,自己一点也不害怕。 禁止他们做出伤害自然的事情。

他回忆,28 年的巡护工作,大部分时候见到的,要么是残留在森林中的铁夹子,要么是被人为伤害过的动物尸体。猎捕分子猎捕野生动物,被自己当面制止的场景也有,不过不多。 那次,对方只有一个人,用的工具是绳套和铁夹,猎捕的是一头毛冠鹿,并且对它进行了伪装。 陈振法说,自己当时正在和另外两名同事巡护,看到他形迹可疑,便对他进行询问。

巡护人员将对方的猎捕工具进行没收,紧接着向森林公安报案,等待执法人员来进行抓捕。 处理情况是,对方猎捕的猎物被没收,被处以 2000 元的罚款。 他说,好在发现及时。

陈振法表示,大多时候面对猎捕分子,他们不会抗争,但是有情绪是难免的,威胁性的话语自己听得多,但也仅仅停留在口头上,对方不会做出任何实质性的行为。

土湾哨所所长张自政,从事巡护工作 10 年。他说,过去,当地居民靠山吃山,上山猎捕野生动物的现象多,现在少了很多。

从猎捕人员和猎捕工具上,也发生了变化。 从前,两三个猎捕分子,带上猎枪和猎狗,进入保护区进行猎捕的情况较多, 这种情况大多是为了抓捕野猪和毛冠鹿 。现在猎捕分子,从人员上说,比过去减少了,一个人偷猎的情况较多,猎捕工具被绳套和铁夹子替代。他说,现在违法者大多会选择刻意躲避巡护的时间。

现在的情况好很多了,有好多以前打猎的村民成为了我们的兼职巡护员,遇见可疑情况都会向我们汇报。

张自政说,家里人觉得这个工作待遇低, 每个月才 1800 元 。但是当被问到,为何坚持下来的原因,陈振法和张自政都表示,因为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