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门做家政,客户发了朋友圈,她很委屈

女士,没有

小陈在杭州做家政服务,她说最近一位客户家里丢了东西,怀疑是她偷的,她心里很委屈。

小陈是贵州人,在杭州做家政服务。她说以前通过58同城接单,积攒了一批熟客,互相加了微信,直接在微信上叫她,余杭的陈女士就是其中一位。

小陈:“我去她家就做过两次嘛,第一次是晚上六点钟还是七点钟去的,做三个小时,第一次去做,她还买了一杯奶茶给我喝嘛,感觉很客气的,第二次是她约我的,8月31号去做的,下午三点钟到她家,然后我们七点半走的,她妈在家的。”

小陈说,她当时带了一个背包和一个桶,桶里装着工具。进门后背包放在客厅,她提着桶进了房间。这两次服务都是整套房子的大扫除,厨房、客厅、卧室她都打扫了。

小陈:“问我那个地方有没有做,那我说做了,我还以为没做干净嘛,我说吓我一跳,我都跟她说的,后面第二天早上,她才发短信给我说她钱不在了。”

第二天陈女士告诉小陈,放在衣柜的两千块钱和一块价值一千多的手表不见了, 还说“我相信法律不会冤枉人,也不想错过一个坏人,你动过了,现在和我说还来得及”。

小陈又发去文字内容,和自己的姓名和手机号。对方回复在开会,到时候有情况会联系的。

小陈:“后面她就发朋友圈啊,就直接怀疑我,就是我拿的,反正她心里面就是这样想。”

小陈说,没想到后来对方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很长,其中提到“家政是除了我妈和我儿子,进去我房间的第四人,是触碰到我放钱和手表等财物的第二人,哪怕证据不足,也是嫌疑人,一辈子也带着嫌疑人的标签”。

小陈说,看了这些内容心里很委屈。陈女士说过要报警,小陈表示她也愿意配合警方调查,但一直没接到警方的通知。记者随后来到陈女士家了解情况,陈女士带记者到了卧室,衣柜的最底层放着一个塑料抽屉。

陈女士:“我自己的私房钱,跟手表那些东西,全部都是放在这个下面抽屉里的,那天她来搞家政的话,她就是连这边的缝隙都擦了,她就是接触到我这边抽屉的人。”

小陈:“当时我擦的时候,这块不是灰也很多嘛,我就用毛巾啊,这个缝隙里,我还找她要了牙签的,这个缝里毛巾弄不出来,用牙签挑挑挑,全部把那个垃圾挑出来(那这边呢,这三个抽屉?)这三个抽屉我没碰。”

陈女士:“我发朋友圈,我没有指名道姓,没有公布她的信息,什么都没说,只是说我心里的想法,我的真实想法,我把它发上去了(家里面可不可能有别人进来?)没有(或者遭贼?)没有的,绝对没有,遭贼的话,要有遭贼的痕迹的,我报警之后,刑侦队员也全部到我家来过了,采指纹啊什么的,没有那种破窗而入,破门而入的,没有的。”

小陈说,那条朋友圈她也无所谓了,她现在只想表明态度,愿意和陈女士一起去派出所,接受警方调查。陈女士说,她已经去录过口供了,不想再去了。

小陈随后自己到了余杭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后表示,不用录口供了,需要配合调查的时候,会通知她。

小陈:“希望警察快点给她查出来,谁是真正盗窃者,还我一个清白,不然的话,像我们做这一行的,没这个素质,我还做这一行干嘛,我又不只做她一户人家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