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看悬疑剧这么欢乐,张译的《重生》真是太难了

支队

真是没想到,有一天看悬疑探案剧,能在大半夜里笑出猪声。作为张译的首部网剧,《重生》真是太难了。

套用鲁迅先生的句式来说: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幕里看出字来,满屏都写着“太难了”。

为什么说《重生》太难了?先来简单看下案情。毕竟悬疑探案剧都是要靠案子取胜的,当然《法证先锋4》是除外的。

言归正传,《重生》的案子也不知道是为了过审还是为了啥,总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在看过了两个案子后,第三个案子也更完了。

怎么说呢,第一个母亲杀了全家为儿子骗保的案子,馒头君看得还心有戚戚;第二个母亲想拯救毒贩儿子的案子,馒头君感觉仿佛看了一场《演员的诞生》,宋春丽老师演技是真好,细节就别管那么多了;第三个“女团”案,馒头君直接笑哭了。

第三个案子的案情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四人女团,在一个黑心经纪人带领下杀入娱乐圈,因为其中一位“才貌双全”,所以她是台柱子,但是有一天忽然就想出去单干了。

这时候,女团里的另一位“凶手”成员,跪求这位“才貌双全”的女子不要退出。不想争执中,“凶手”推了“才貌双全”一把,然后嘎嘣……

经过伪造现场,警察以为“才貌双全”死于意外,女团也就跟着解散了。不想数年后,黑心经纪人因为财务状况,拿着证据来威胁“凶手”给钱,然后又起了争执,“凶手”又推了经纪人一把,然后嘎嘣……

馒头君把这段来回看了好几遍,发自内心的敬佩“凶手”,有这手劲儿,估计弹个脑瓜崩儿就能弹出子弹的效果!还玩儿什么音乐,去拍《绝色武器》多好?

想必这个故事更深层次的内涵是想告诉我们,以后都不要闲着没事低头刷手机了,保护颈椎要紧啊!

当然了,之所以说《重生》太难了,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这位“后脑勺杀手”……而是这部剧里的角色都挺难的。

《重生》又叫《白夜重生》,开播前的宣传就是《白夜追凶》的姊妹篇。但是宣传方大概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重生》的质量不是特别过硬,这种宣传方式造成的直接后果就是,大家的期望值过高,这部剧的口碑会因为观众的落差感而受到影响。

所以,7.3分的《重生》确实太难了,简直就是被《白夜追凶》这个9.0分的姐姐给坑了。想必《重生》能够体会到汪紫菱的悲哀……

而张译作为这部剧的主演,同样太难了。第N次演腿脚有问题的人士且不说,演着演着差点变成植物人,堂堂男主角直接昏迷在病床上了好几集,男二变成了“男主”。

然后,男主职位的权力被男二用着,车被男二开着,之前捡的妞儿与男二眉来眼去的。张译这个主角确实太难了,想必剧里的这位津港市西关支队的副支队长,能够体会到汉东省反贪局长陈海的悲哀……

而刚演完《庆余年》太子的男二号同样太难了。偌大一个公安局支队,常年给人总共三个人的错觉且不说,支队长是个有糖尿病的吃货,副支队长是个能“见鬼”的问题儿童,整个支队就他一个人在努力办案。真是太难了。

当副支队长往病床上一躺,支队长在病房门口一坐,整个支队的担子还真的神奇的就落在了他一个助理的肩上。

当在剧里赵今麦饰演的陈蕊拉着他去吃了顿西餐,他就告诉陈蕊说吃掉了他小半个月的工资,这就足以证明他有多难。拿着基层的钱,操着队长的心,这个命也太特么苦了。

《重生》里的男三号,也就是西关支队支队长胡一彪同样很难。有糖尿病不说,还在卧底的时候被剁过手指,还被领导派到西关支队盯着自己的副手。

胡队长估计除了每天吃,也实在不知道怎么发泄心中的郁闷了。估计他自己也会纳闷儿,我的人设为什么是“秋道丁次”?

而剧里的三个女性角色同样也很难。在《重生》开播之前,号称是女主的赵子琪手撕剧组。但是看了目前播出的剧,馒头君心里面这个迷惑。开播之初说的是赵子琪是女主角,赵今麦是女三号,那么《鹤唳华亭》里的太子妃肯定是女二号,但是现在这三位的戏份怎么看都觉得差不多,确定能分得出来番位?

而赵今麦饰演的陈蕊这个角色,同样颇为突兀,作为长在红旗下,走在春风里的一代人,她是怎么在老师的谆谆教导下,想到罪犯哥哥和警察火拼而死,就要找侥幸活下来的唯一一个警察报仇的?

而这个仇报着报着,画风却歪成了《这个杀手不太冷》,也难怪弹幕总会吐槽:我堂堂一个杀手被你们搞成了喂狗的保姆?

想必到了《重生》快结束的时候,陈蕊这个角色可能才有底气喊上一句,我就那个到了最后才有用的“瓜哥”。

总而言之,《重生》这部剧真是太难了。张译演得是真不错,其他主演演得同样真不错,而整部剧却少了那种抓人的味儿。你说它不好吧,真对不起演员的认真付出,你说它好吧,总感觉细节碎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