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的清洁工是个英国小伙?娶了中国姑娘,英国女王为他颁奖

长城

但你知道吗,今天垃圾分类是我们的新时尚;但长久以来,随地扔垃圾都是我们的家常便饭。

然而,比随地扔垃圾更令人汗颜的是,长城第一清道夫不是修建长城的华夏子孙,而是一个老外——威廉·林赛。

这是一条奇怪的长线,像一条蜿蜒曲折的巨龙静静地躺在遥远的东方,孤立于沙漠,迤逦于山岭,最终到达海边。

1956年,威廉·林赛出生于英国利物浦市,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其实他和长城缘分匪浅,著名的哈德良长城就在家附近,他经常和哥哥在上面跑步。

呢?他老师也很不解:“威廉,这是一个伟大的抱负……但没有人去那,我也不知道身边有谁去过中国”。

但哈德良长城和中国长城没法比。前者高度不过4.6米、长度117公里,石头堆砌的长城更像一道土墙,堪称破产版长城。

次年,威廉再次来到中国。那时的中国百废待兴,对一个天天跑长城、长相奇怪的老外十分好奇,威廉·林赛像稀有动物一样被围观,光是当作间谍就被抓了9次。

“你知道你犯法了吗?”公安要求威廉写检讨,但他写的是自己对中国太着迷才来贵地,公安很不满意,威廉被拘留7日、驱逐出境。

吴琪是西安人,是威廉长跑时认识的,但也正是她“终结”了威廉的长跑。婚后,威廉每次长跑回来都会抱怨:长城的垃圾太多了,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在上面扔垃圾,而不是顺手带走。

从此以后,威廉每天爬到长城捡垃圾。悬崖上、石缝里,只要力所能及都照收不误,不明真相的游客很好奇:“看这个捡垃圾的,竟然是个老外。老外也靠捡垃圾卖瓶子挣钱!”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威廉也发动家人、朋友参与,甚至雇佣当地农民专业捡垃圾;1998年,威廉发起“我美化了长城活动”,参与者有来自36个国家的120多人;2001年,威廉成立国际长城之友协会,活动参与人次上千次。

“长城是全世界人民的财富,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世界上最长的城墙变成最长的垃圾箱。”从英国长跑者到中国清洁工,威廉根本没拿自己当外人;从自己到妻子、儿子,全家都投身于守护长城工作中。

这样的人是可敬可爱的。青山绿树就是金山银山,那时的中国人没有充分认识环保问题,长城像一个大型垃圾桶,既无人看管,更无人自觉清理。

但这个叫威廉的老外来了,带着对长城的深切热爱,一心扎进守护长城中,足令中国人汗颜。

2006年,女王伊丽莎白授予他“大英帝国勋章”:你保护了中国长城,这是要投入毕生精力的工作,干得很好;他也被中国政府授予外国专家友谊奖,并受到总理接见;2012年,威廉拿到中国绿卡,并被评为2014年度“十大感动社区人物”;威廉出版过很多长城著作:《独步长城》、《万里长城——亚洲的形象》、《万里长城百年回望》……出书也是他的主要经济来源。

20多年前,威廉和他的小伙伴仅在金山岭长城就捡了150多袋垃圾;20多年后的今天,这样的新闻仍然不断,而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扔垃圾上,我们赢了前辈。

“长城在消失”。元凶不仅仅是垃圾,风雨侵蚀、人为破坏、缺乏维护等等因素都在破坏长城——真正保存较好的万里长城只有不到10%,消失的长城达30%!

如今,在中国生活了30多年的威廉不仅把目光放在垃圾上,更着眼于守护长城完整。碰到村民挖长城石砖时,他会上去问一句:“哎,老乡,你哪个村的?”;他用无人机探索长城遗址,儿子是他的剪辑师;他创办“万里长城 百年回望”展览,让世人看到100多年来长城的沧桑变化……

“我们离开一个地方与我们来时一样干净,我们只是过客,从不打扰自然和历史”。如果毫无敬畏之心,只是把长城当作砖砌成的墙,那我们的华夏文明和路上的青板石又有何区别,凭人践踏。

长城是什么?是文化、历史、建筑、美学、地理和经济,但是历史学家更关注古往今来的政治体制,考古学家研究墓穴和瓷器,长城成了弃儿,特别是它隐藏在崇山峻岭、大漠孤烟里的身影更无人关怀。

但烽燧上的木觚、木觚上的文字、文字里的故事都是先人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而我们应当把这些财富完完整整地交给后人。

来中国之前,威廉·林赛特地去中国餐馆学过普通话,但到中国才发现原来自己学的是粤语……

作为华夏子孙,我们能从他身上学的东西有很多,能做的也有很多。但如果我们连随地扔垃圾都禁不了,又何谈垃圾分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