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工创投600万挽救公司

收入,一个

昨天网络上频频转发一个笑话,说上海张江有一家创业公司资金链断裂,眼看干不下去了,大家只能准备散伙走人。这时候公司里一个清洁工阿姨拿出600万元给公司做了融资,因为她特别喜欢公司的氛围,希望大家不要走继续干下去。

当然这只是个笑话,这种狗血的情节即使放在肥皂剧中都显得俗套。坐拥数千万资产还每天给你当保洁阿姨,掏大钱给你烧着玩的,那只可能是你亲妈。

但这个笑话仍然却刺中了不少人心中的痛处,尤其是在大城市打拼的非本地人群。当我们发现每天辛劳工作不吃不喝几十年,都买不起单位保洁阿姨住的房子的时候,就证明这个社会的劳动产出和资本产出的比率是不公平的。换句话说,就是收入与房价的比值已经相差太多。

根据2017年统计数据,北京、上海、深圳三个一线城市居民,年平均可支配收入(即工资扣除税收和五险一金等必要支出后)是56385元,而平均房价是54405元/平方米。也就是说,一个人在北京不吃不喝,平均要60年才能买得起一间50平米的小房子。然而,一个人的平均工作年限也不过30~40年而已。回头看一下2008年,用同样的计算方式,一个北京人只用27年就可以买得起同样大小的房子。从这10年的房价巨变来看,清洁阿姨的笑话能唤起如此多的共鸣也不足为奇了。

当新居民倾尽一生也无法追得上城市旧居民依靠固定资产带来的原始积累时,社会中的年轻群体会逐渐开始质疑努力工作的意义,要么将精力投入到‘挣快钱’的投机行业中,要么转而变成‘佛系青年’,放弃对财富的追求。

法国左派经济学家皮凯蒂在他的《21世纪资本论》中,提出在最近的一百年中,资本收入显著大于经济收入,两者的增长幅度相差了16倍。举个例子来说,一百年前拥有一套10万元的房产,那么今天他的资产总额就是1280万元;如果他持有现金呢,今天则只有80万元。

最近十年中国地产行业的火爆景象,给无数中国人灌输了这样一个道理,‘买啥不如买房,置啥不如置地’,但这句话也是有偏差的。诚然,人口保持增长,政治环境稳定的城市房产的长期回报率,几乎一定会高于银行存款水平。但这个理论有个问题,就是老百姓买房子大多是靠借钱的。

房屋也好,股票也好,或者最近流行的区块链金融也罢,其真实的价值和表面的价格往往是不同的。市场过热的时候就像击鼓传花,没有人知道当自己拿着全副身家冲进去的时候,鼓声会不会停止。金融的本质是买卖风险,而如果你本钱越少,负债越多,那么相应的面对的风险也就越大。

这就回到了皮凯蒂的逻辑,穷人想方设法变富,天天努力工作却只换来一头的债务;而原本的富人通过运作自己所积累的资本,变得越来越富有。社会的贫富差距也由此越拉越大,这绝非一件好事。

从去年起,我国出台限制资金流入房市,限制炒房行为意在限制房地产市场过高的回报率水平;加大精准扶贫脱贫力度,实施区域协调发展策略,进行棚户区改革意在通过转移支付缩小贫富差距;深化供给侧改革,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意在鼓励实体经济发展,提高实体企业工资水平。每一条都旨在缩小资本收入与经济收入之间的差距。

毕竟,一个国家的未来,总是不能寄希望于坐拥十套房产的清洁阿姨来做慈善,还是要靠那3亿90后和00后的工作热情与开拓精神。

贫富差距别太大,能让年轻人有耐心而不浮躁逐利;阶级壁垒别太深,能让年轻人有奔头而不缩头佛系。方是国家之幸事。

参考文献2008年全国及各省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EB/OL]. 国家统计局.2017年全国及各省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EB/OL]. 国家统计局.皮凯蒂. 21世纪资本论[M]. 中国:中信出版社,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