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嫂诗人”黄建香

她的,宝宝

一个“湖”字托出两位各具特色、令人叹服的女诗人,这里只说其中一位“月嫂诗人”。几年前,“湖”的北边——湖北省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一位叫余秀华的残疾女子,以别具一格的新诗轰动文坛。其诗集《摇摇晃晃的人间》甫一上市,便卖出十余万册。正当余秀华这个名字在媒体持续发热之际,“湖”的南边——另一位女子、湖南省洪江市江市镇竹滩村的黄建香,也在与命运的抗争中,默默地书写着自己的人生与爱,与其相伴的也是诗。所不同的是,她是以另一种诗体样式——格律诗,将爱与美的情愫编织成花朵,香馨于摇篮边。黄建香是一位月嫂,人称“香姐”。像山谷里无名的野花,生于1961年的黄建香,从小就经受着风雨的磨砺。父亲是位复员军人,回家结婚时已经40岁。母亲一连生了3个女儿,父母把她当男孩养,上山砍柴下河捞鱼都带着她,沟沟坎坎间,一身泥一身水。黄建香5岁在村里上耕读班,早晚放牛;6岁就架着板凳上锅台炒菜。因为贫穷,她初中毕业就辍学回家务农了。十五六岁时,黄建香经历了刻骨铭心的初恋和失恋。30多岁,已有一儿一女的她,又经历异国“千里寻夫”7年,历尽磨难,多亏一位抗战时期留缅中国军人后代的帮助,才逃离虎穴。人们可以从她后来所作《寻夫感想》一诗中,读出她当时的心灵之痛:异域寻情又若何?高墙几度泪痕多。炎凉拟兑忘情水,解缆扬帆踏碧波。风雨“月嫂诗人”路历经一波波生死大关之后,黄建香不曾告诉任何人,一头撞进了上海,当起了月嫂。月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年近50岁的她,又历经遭人拒绝、资质考试等种种难题。来上海打工一切从零开始。2008年3月黄建香背着公司,利用每月只两天的休息时间,报考了母婴护理专业培训学校。学校几百学员,只有她每周仅能挤出一天时间上课,她自嘲是“一天打鱼,六天晒网”。“入学不久的一天,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劝我退学,原因是担心我不能全天读书,考不及格,影响学校的声誉。”聊及初入上海的这段时光,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后来我托几个老师说好话,并保证考上60分拿到毕业证,才得以留下。”从此,她利用每月仅两天双休日的学习时间,白天在校学习,晚上回公司在电梯里彻夜看书。因公司有规定,每晚10点得熄灯休息,只有电梯里不熄灯。苍天不负苦心人,黄建香考了第三名。很多人为之叹服,当她去拿毕业证时,老师们用“不容易”三个字来夸她。确实不容易!但不容易的事情还在后头!此后的月嫂生涯里,她被评为“金牌月嫂”,这在上海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更令人惊叹的是:天天带宝宝的她,又忽然间被人们尊称为“诗人月嫂”,而文学圈则把这个称呼倒过来,叫她“月嫂诗人”。“也许是红尘中的哪一个缘还拖着我,诗缘也许就是其中之一吧!”黄建香说,她常常在摇篮边给宝宝吟诵儿歌童谣,从中感到诗歌韵律与意境的美妙,由此开始利用有限的闲暇进行格律诗词写作……2011年,只有初中文化的她写下了第一首格律诗《读高尔基〈海燕〉有感》。“高尔基的《海燕》,我是在下班的路上含着泪读完的。作品中有这样一段情节:当高尔基拿着书读时,被主人看到了,不仅把书丢在猪圈里,还拳脚相加……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在一客户家做护理时,我藏在枕头下的一本诗词书,被产妇的丈夫看到,他无理地说:一个保姆还想写什么诗!书有毒,有细菌!要我保证他的孩子月子里增重三斤,最后把我的书摔在地上……”黄建香说,幸好这家男主人的父亲通情达理,事后对她说这事是他儿子不对。那是2014年的事。从此她发誓要为自己写诗,做一个有知识的保姆月嫂。诗词写作,越发使这位满怀诗情的月嫂感到做月嫂带宝宝也需要诗人的情怀,而与稚嫩的生命相处本身就充满了生机与诗意,于是她更加珍惜这份工作。2012年,湖南《龙标诗联》发表了她的第一首诗。之后,接连向她约稿,一登就是十几首,甚至几十首。缘情之诗传递爱“带着镣铐跳舞”,是人们用来形容格律诗写作之难的。因为它有押韵、平仄、对仗、起承转合等诸多讲究。可是,黄建香的“舞”跳得精彩。她的作品不仅承继着古典诗词的美妙韵律,又能于宁静含蓄的文字间透出现今生活的状貌与人性的光辉。曾经编发过她作品的易主编,对其创作成就赞不绝口:“黄建香的作品很接地气,生活气息之浓,意象之新,非同一般。像‘喝火令’这样颇具难度的词牌,她一口气下来,就是十余首,且首首精彩,凸显其底气与诗才禀赋!”也有人从另一种角度来解读,认为她诗词中的生命意蕴更胜于诗艺之美。黄建香的创作,源自她对生活、事业和生命的深刻理解与深情的爱,又以诗歌来传递这种爱。读黄建香的作品,无不感到她以诗的情怀对待生活与生命;以构思每一首诗的真诚与精心,将母爱的暖意撒给每个幼小的宝宝。一组题为《携吴博晏吴丞晏哥俩过满月桥》的诗,让人读出热泪:(一)十里洋场丽日邀,相牵稚子过长桥。吴山楚水情多少,母爱栽春桃李浇。(二)已许摇篮百子牵,何妨妆镜减华年。他年雏燕蓝天试,一卷风光绘锦篇。此诗中“百子牵”为何意?作者原稿有一个“注”,表达了她“在月嫂的历程里,要带100个孩子”的心愿。14年了,至今带了104个宝宝,“百子牵”如愿以偿。在一首七绝《相逢》里,她这样描写自己与孩子分别后又相逢时的情景与情感:摇篮轻曲荡春风,藕粉娇儿两靥红。陌路相逢情似海,一朝分别泪朦胧。跃然纸上的,不仅是小宝宝在摇篮春风里的粉嘟嘟靥红的脸蛋儿,还有作者与自己当年带大的孩子“陌路相逢”而又依依惜别的泪水与情思。这是多么难得的真情与母爱!正是这种真实生活的如实抒写,才使她的作品感人至深。这些年,黄建香几乎没有闲暇。笔者几次与她通话,皆因她的一句“对不起,我要照料宝宝了”而中断。此时,电话这头的笔者,手与心都一起长时间震颤。言志之诗彰风骨成为“金牌月嫂”不易!做个“月嫂诗人”更不易!其中一个“不易”,往往就令人驻足不前。一个贫弱女子为何要挑战这么多“不易”?黄建香是盲目而为或误打误中?对此,笔者并未过多采访,因为无须她直面表白,她的那些写景咏物诗就是最好的回答。望松立身崖壁秀高峰,冷冽寒天不改容。俯首群山皆入眼,开窗五岳尽嵌胸。云边铁干堆飞雪,桥外烟萝望卧龙。翰墨深更频问道,孤贞未必始皇封。咏竹雪冻霜欺脊不弯,丛生嶰谷佐清泉。凌云翠叶青光匿,挑日疏枝紫凤眠。叔夜琴声调妙曲,板桥墨迹绘华笺。何时斫取壶公杖,踵步山阳谒七贤。题兰空谷幽丛不自哀,浅沙贫瘠国香裁。迎风翠叶云随步,映日丹芽蝶吻腮。九畹鸣琴逢处士,千秋著墨识骚才。等身莫道难盈尺,劲竹寒梅共舞台。赏梅伫立君前怎胜奇,偏逢数九发香枝。高低铁干寒云裹,朝夕花腮冻雨漓。邻里枯松栖玉鹤,窗边劲竹共埙篪。安能此处茅庐结,长与冰魂赋雪诗。松、竹、兰、菊这些自然景物,在黄建香笔下无不带有对自己人生状貌与境遇的某种象征性书写;勾画与咏颂它们的精神与风骨,无不暗含了自己对生命价值与精神境界的执着追求。她要像立于崖壁高峰的松树,有“冷冽寒天不改容”的风貌;像相伴清泉的竹子,有“雪冻霜欺脊不弯”的气节;像幽谷之兰,有“等身莫道难盈尺,劲竹寒梅共舞台”之志;像凌寒之梅,有“安能此处茅庐结,长与冰魂赋雪诗”之梦。这些传达诗人意志、情操、价值取向之语,与诗的整体意蕴、气象完全融合。如《望松》中,“秀高峰”“不改容”的情志与“俯首群山皆入眼,开窗五岳尽嵌胸”的襟怀,皆以缜密的诗意逻辑、和谐深邃的意境巧妙地呈现出来,而不是勉强附会其中。可见,黄建香的创作绝非盲目而为,她有着清醒的主体意识和清晰的价值追求。曲折的人生命运也使黄建香深谙世事之艰,乃至“如萍梗”之不易,但她始终笑对生活,以“欢歌”撒向人间:新年抒怀岁首开元何所求,一觞一咏伴高游。寒山架笔梅酬韵,陋室耕书月作俦。酒煮豳风温客旅,鸟传春语豁吟眸。生涯纵使如萍梗,却有欢歌答九州。诗歌中的黄建香乐观豪迈,生活中的黄建香端庄大方,而且爱美。虽然忙碌而艰辛,却总是穿戴整齐,举止文雅。不了解她的人绝对不相信眼前的这位女性是一位保姆月嫂。“一个保姆不能衣冠不整,邋里邋遢,那样既有损于自己的形象,也不利于宝宝的心性成长。”黄建香说,“别看宝宝幼小,大人的一举一动,一个表情,一声呼唤,宝宝都耳濡目染。慢慢浸润幼小心灵的,应该是由外而内的美。所以做保姆月嫂就得像写诗一样,要追求外在美与内在美的统一呢!”这正是黄建香为人与作诗的态度。除了大量抒写月嫂生活和借景抒怀之作,还有不少抒写故乡人事景物的诗词,无不寄寓着黄建香对生养她的土地的无比眷念之情。那里的山山水水,乃至一草一木,在她的笔下都是如此朴素,熟稔,可亲可爱,撩动人心。生活点燃了她的诗情,而她的诗歌之光又照耀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