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家政行业复工难 青岛市人社局为家政机构发放补贴超五百万元

服务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家政行业陷入了寒冬,与其他行业不同,必须提供接触式服务的家政业复工之路尤其艰难。从业者“出不了自家门”“进不了客户门”成为阻碍家政业复工的两大堵点。而在艰难之下,市场也生发出了些许机遇。连日来,记者对岛城的家政行业复工进行了一番调查。

今年46岁的荣风格是菏泽人,在青岛做家政服务已有5年,今年是她这5年来第一次闲赋在家三个月之久。“我从1月18号回老家,到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之前休息最多不超过半个月,这次连休三个月,还是第一次。”荣风格说,往年一般正月初六、最晚也不会超过正月十五就会回青岛上班。

4月9日,记者致电还在菏泽老家的荣风格时,她正在做编织筐,“这三个月没有工资了,损失得有小两万块钱,我要做点小活计补贴家用。”荣风格说这点收入和做家政的收入没法比,“但能赚一点是一点”。

由于是外地人,所以荣风格在青岛主要做住家服务,也就是会住在客户家中,为客户提供育婴、做饭、打扫等服务,由于她工作认真,年前服务的客户希望她继续工作,“他们小两口都是杭州人,过年回杭州了,现在隔离在杭州,我在老家也回不去,现在的状况是他们出不来,我也回不去。”荣风格说她和客户经常微信视频,会讨论什么时候回青岛,她说预计自下个月就能回青岛了。

在荣风格所在的青岛市川姑娘家政服务有限公司中,有很多像她一样的外地阿姨,“住家阿姨99%都是外地的,但现在疫情特殊时期,本地客户对外地人员比较谨慎,外地阿姨也很顾虑,双方存在一定的信任危机,所以普遍开工比较少。”青岛市川姑娘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桂英介绍,目前该公司30多位外地阿姨,只有3位回青复工,复工不到10%,目前复工的阿姨中以本地人为主。

和荣风格不同的是,刘玉华是青岛人,由于在青岛有家,所以她主要做半天或全天的家政清扫工作,“我已经开工一周了,都是之前的老客户,由于对我信任,为我办了小区的出入证,我们现在一周去打扫一次卫生。”刘玉华说,疫情期间为客户服务,双方都更加谨慎,也增加她了许多程序,如戴口罩、开窗通风、消毒等等,以前2个小时能完成的工作现在至少要3个小时。

青岛泉林家政服务有限公司家政市场负责人陈霞介绍,他们公司的外地阿姨面临同样的状况,公司的业务进入4月份刚刚复苏,90%是本地阿姨。

“一般年后的一个月是家政行业的高峰期,但今年三月份我们的订单却是0。”青岛市川姑娘家政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刘桂英介绍,客户一般不会年前换阿姨,如果想换也是年后换,而阿姨如果想找工作也会年后再换,所以这个时候是市场最活跃也是订单量最大的时候,订单量一般达一两百件,但今年这个时候的点单量却是0。

“由于我们行业的特殊性,需进入客户家中,并有老人或孩子需要照顾,而疫情下病毒的传播让客户的家门很‘难进’,并且老人孩子抵抗力很弱,需要格外小心。”刘桂英说,他们原计3月9号复工,已经做好备案申请了,但是由于订单量少,疫情形式也比较严峻,很多阿姨家的孩子未开学也需要在家照顾,所以就顺延到4月。

“我们下周一就要复工了,现在正在与所有的阿姨进行对接,打算回来的有20余人,目前订单量不多,只有10余单,这与去年同时期的50余单是没法比的,但起码表明市场正在回暖。”刘桂英告诉记者,即使复工了,业务量也有会很少,相比往年,4月的业务量估计能下滑80%左右。

与川姑娘家政一样,陈霞告诉记者,青岛泉林家政服务有限公司今年三月份的订单也是0,目前虽然他们还为复工,但他们现在为复工做准备,期望中下旬可以开工。

与家政行业艰难的复工路相比,疫情之下,还催生了另外一种服务业态——公共场所消杀。

高玉瑞是青岛红十字搜救队队委会成员,由于长期救援保持的职业敏感度,疫情以来,搜救队敏锐感知到公共场所的消杀将会是接下来大众的普遍需求,“从1月20日起,我们救援队全员开始接受疫情防控专业培训,由队内原市疾控中心工作人员、曾参与过汶川地震震后卫生防疫工作的队员进行授课。”高于瑞介绍,同时他们采购了弥雾机、防护服、测温仪、口罩、手套雨鞋、消毒剂等装备与防控物资等。1月24日也就是大年三十,搜救队的首批防控物资到位,1月25日他们队员就集结完毕,开始实施消毒作业。

“事实证明我们的准备是必要的,这种消杀工作在以前是极少的,自我们开始消杀以来,几乎每天都有预约,最多的一天有10余个订单。”高玉瑞介绍,从大年初一开始,他们救援队在市区、城阳、崂山、黄岛、莱西、平度6个战区展开消毒作业,截止3月底,总共消毒余50平方千米,出动志愿者3600余人次,受益人数近90万, 累计对近500个社区、学校及企事业单位予以预防性消毒。

“我们主要对社区、企业、商场等消毒场所的公共区域、人群密集区域、公共设施、卫生死角进行消毒,如青岛站、菜篮子基地、市政机关、学校、街道社区、企业、地铁站等。”高玉瑞介绍,根据不同的消毒场所面积,消杀时间不同,有的一两个小时,有的需要一整天。

高玉瑞告诉记者,他们所用的消毒液是84消毒液(次氯酸钠为主),根据不同的消毒环境和消毒对象采用不同的配比,日常生活中的大部分病菌都能杀死。由于他们是志愿队,所以他们的所有消杀工作都是免费服务。

连日的采访中,记者发现,疫情对家政业的创伤很大,“阿姨们不上班,我们也要照常发基本工资,长期下去,我们很难坚持。”刘桂英告诉记者,鉴于此,政府为他们免除了员工社保中公司所承担的部分。

此外,记者了解到,为给家庭服务业减负,促进复工复产,市人社局率先实行商业综合保险补贴“免申报”。截止到2020年3月底,共为209家家庭服务机构发放从业人员岗位补贴、就业困难人员社保补贴和岗位补贴、稳岗奖励补贴、商业综合保险补贴522.8万元,缓解了疫情期间家庭服务企业资金压力。

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针对疫情期间大量家庭服务从业人员无法按时返岗,企业用工难复工难的问题,他们还提供了“点对点”、“家到岗”精准服务,3月5日、3月22日两批45名吕梁山护工安全顺利返青复工,缓解岛城医院护工用工压力。

据统计,家庭服务业云平台上,记者了解到,截止4月9日,全市共有952家家政服务机构复工,截至目前,目前复工人数7020人,其中一线服务员工5983人,这其中,4900人春节期间一直在岗,节后新复工人数1083人,目前整个家政行业复工率达到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