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日报社数字报刊平台

垃圾

月落港湾起鳞波,熙熙桅杆千百错。机鸣人嚣打鱼归,车水马龙卸渔获……一年一度的伏季休渔即将开始,渔民抓紧春捕“尾巴”加紧生产,渔港一片繁忙。

渔港是渔民的家园。近年来,随着海洋生态文明建设的纵深推进以及涉海旅游的“升温”,渔港的综合环境提升愈发受到重视。

渔港美,海域干净是基础。根据《宁波市近岸海洋污染防治行动方案》的相关要求,2018年,我市制订出台《渔船渔港污染防治工作实施方案》,打响渔船渔港污染防治攻坚战。与内陆乡村的治水美化相比,渔港水域环境提升要复杂得多。海漂垃圾怎么清?渔船垃圾分类怎么做?海上保洁怎样长效运营?很多问题需要用创新思维探索解决,这也是渔港现代化治理的一项重要任务。

“哒哒哒”,上午8时半多,船长陈岳义启动马达,保洁船缓缓从码头出发,开始一天的作业。

莼湖是宁波的重点渔区,光桐照、栖凤两个渔村就有700多条大马力外海捕捞渔船,沿岸还有大量冷库、修造船厂、渔市等各类设施。为了对付渔港水域的海漂垃圾,去年5月,莼湖街道引入“第三方”——求实船舶清洁有限公司负责实施近岸海域的保洁。

“公司每天派出两艘保洁船,分一东一西两条线路行进。我们负责西面。”66岁的陈岳义说,沿海岸线向海里深入1公里,整个保洁水域有15平方公里。

汪国友、闻亚平两名保洁工手持长杆抄网,站在船头,专注盯着海面。只要水面上有漂浮物,小船便靠过去,两人手起杆落,打捞上来,配合相当熟练。

当天,海上风平浪静。小船在碧波中突突地行进,到达双山码头附近时,海面上垃圾明显多起来。就在打捞作业时,小船突然动弹不得,一番检查后,原来螺旋桨被水下的废弃网绳缠住了。陈岳义费了一番劲,用刀子将网绳割断,“近岸水底这样的‘地雷’很多,得十分小心。”老陈说。

上午10时许,保洁船来到翡翠湾海洋公园前的水域,眼前一下子冒出很多漂浮垃圾,有大片枯萎的苇草以及毛竹、木板等。毛竹长的有六七米,里面灌满海水,很重,汪国友、闻亚平换上长钩杆,勾住头尾,合力拎上船,不多会,20来根毛竹以及大捆的苇草、垃圾就把甲板堆满了。汪国友告诉笔者,这些毛竹来自岸边破败的围网,木板、橡胶等则来自牡蛎养殖区和鱼排,“每天会产生,捞一点是一点。碰到刮南风,垃圾从对岸的宁海水域大量漂过来,打捞起来可费劲了”。

装满垃圾的保洁船开始返航,闻亚平用砍刀将毛竹一段段砍断,每段半米多长,装到收集袋中。这可是体力活,毛竹滑溜溜,长满了贝壳,笔者试了下,必须大力砍剁方能斩断,里面的海水喷溅而出。回程路上,路过双山码头,刚刚打扫干净的水面又漂来了废木头和泡沫,只好再清扫一遍。

对这种情况,陈岳义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海上的垃圾是永远清不完的,但只要看见,就得捞上来,否则港里全是垃圾了。”上午11时半,两条保洁船陆续靠岸,一包包的垃圾被运上了岸。据悉,“求实”公司平均每天要从海上捞回2吨左右垃圾,一年下来有700多吨。

老陈他们被当地百姓称为“海上清道夫”,除了重要节假日以及大风大浪天,其余日子都要出海打捞,没有双休日。他们就像希腊神话里不知疲倦、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日复一日打捞作业。“渔港是我们渔民的家园。把自家的‘院子’打扫干净,挺光荣。”闻亚平说。

漂浮垃圾向来是渔港水域保洁的“重头戏”。目前,石浦、莼湖两大渔港,均引入了专业公司来实施清理。其中,石浦港日大水上环境清洁有限公司在石浦港做水域保洁已逾10年。公司负责人魏挺说,每天派出两艘船打捞水面垃圾,另外两人负责收集滩涂上的垃圾,管护的岸线近17公里,“刚开始时,每天能捞上五六吨垃圾,现在下降到每天两三吨,效果挺明显”。

不独是渔港,早在2013年,我市渔政部门就在“大鱼池”象山港海域开展表层废弃物清理公益行动。市海洋与渔业执法队副队长孔耀辉介绍,因为有专项经费支持,这几年清理走上常态化,第三方保洁公司平均两天清理一次。大型保洁船“两臂”张开网兜,采用吊机作业,一次起网能打捞起上吨的海漂垃圾。

据不完全统计,仅上述三地,每年打捞的海漂垃圾总量有2000多吨,而且构成相当复杂。笔者在莼湖鸿峙村的堆场看到,收集上来的海漂垃圾被分成了几大类:毛竹、木块和秸秆、苇草各成一堆,按袋装好,要送到焚烧厂焚烧发电;饮料瓶、铁件是可回收利用的,另成一堆,此外泡沫板、塑料制品以及残破家具等,再分成一堆。“求实”公司负责人苏忠瑞说,杂物处理就比较头疼,再过几天就要休渔了,大批渔船回港,渔民将不要的被褥、生活用品等扔进海里,“我们甚至捡到过冰箱、沙发等,往往无处可去,越积越多”。

但对于水域保洁来说,最大的危害是污油。以前渔船开捕时,因机器渗漏、维修以及机舱清洁产生的油污水,常被储存在机舱底部。到一定量后,渔民就将这些污水直排入海,对海洋造成污染,甚至导致鱼虾死亡。

好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根本性改变。去年起,我市实施渔业船舶防止污染提升行动,对渔船安装油污水分离器。象山高塘岛乡的船老大老范说,有了这套装置,污油被收集起来并储存到残油柜,处理后的水达到直排标准排入海里。笔者从市农业农村局获悉,截至目前,全市1270多条35米以上渔船以及新建渔船都安装了油污水分离器,下步还要在24米以上渔船推行,小型渔船要装污油集纳设施,“待渔船靠岸后,污油统一上岸接收处理”。

休渔在即,渔船污油回收工作会很繁重,但苏忠瑞颇为看好。此前,他在舟山地区已进行了三年的渔船油污水回收工作。他说,一条渔船一个航次能产生约15公斤污油,可再生利用,“污油不入海,对渔港水域的保洁更是好处多多”。

根据《宁波市渔船渔港污染防治工作实施方案》,到今年年底,基本建立渔港垃圾收集、中转、处置长效机制,有效管控渔业船舶油污水、洗舱水、生活污水垃圾、渔业垃圾,渔港区域环境明显改善。

“现在还只是个别试点,要完成全年任务相当紧迫。”市农业农村局渔业渔政渔港管理处负责人这样说。要管好渔港这一片海,污染防治不单是“治水”,需要港船联动,海岸并举。像渔船油污水的治理,涉及岸上存储设施建设、渔船改造、污油收集处理等一系列环节,需要属地政府与相关职能部门通力协作。根据计划,至今年,全市二级、三级渔港全面配备污油处理设施,全市所有渔港应配备油污水、垃圾收集队伍。

垃圾漂在海上,治根却在陆地。据笔者了解,目前宁波的二级渔港中,仅有石浦、莼湖两地以服务外包方式,开展常态化的海上打捞保洁,大多数涉渔乡镇,也就一年搞几次滩涂垃圾清理行动。专业保洁队伍为何难建立?缺资金是个重要因素。如石浦,每年光海漂垃圾清理就要投入近80万元,压力沉重。莼湖街道渔业办负责人谢东波坦言,渔港水域保洁开支巨大,一年试运行,像“求实”公司光人工工资就将近30万元,还不算其他投入,街道财力有限,给的补贴才十几万元,远远不够。“包括海上垃圾上岸后的运输、处理,耗资不菲,希望财政多给予支持。”

水域保洁,社会氛围、群众参与同样重要,倡导渔民实施生活垃圾分类。石浦港“日大保洁”负责人魏挺说,保洁船每日穿梭在渔船中,但鲜有渔船主动将生活垃圾交过来,“渔民随手往海里扔垃圾的陋习很普遍。这方面,舟山渔民的环保意识比我们强得多”。

对属地政府而言,海域保洁的效果如何科学评估也是个难题。海上垃圾的数量多少,跟潮流、风向以及季节变化关系非常大,没办法人为控制。承担象山港海域海漂垃圾打捞工作的负责人胡康成就想了一招,将每天出海作业状况以及垃圾收集的数量,以拍照方式留档,上报渔政部门,用以评估工作量,“光我们在海上清还不行,沿岸乡镇也要联动,两头抓”。

渔船渔港污染防治工作是渔区创建“美丽乡村”重要一环,为此,市里每年安排了专项资金。市生态环境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宁波海岸线绵长,下步将以重点渔区为支点进行详细调研,谋划近岸水环境治理的规划图。今年,渔业行政主管部门积极推动建立渔船渔港日常生产生活垃圾分类投放制度,督促渔港所在地乡镇政府建立符合当地实际的污染防治长效机制,有效提升渔区环境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