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一附院主管护师徐战磊:驰援武汉身穿“铠甲”兼职保洁

护士

西安交大一附院主管护师徐战磊,作为第二批陕西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和战友们一直坚守在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与病毒战斗,为患者筑起最牢抗疫线。

春节前夕,新冠肺炎疫情愈演愈烈,看着每日不断攀升的病例数,身为临床一线医务人员的徐战磊惴惴不安。除夕夜里,他郑重写下“请战书”。

2月2日,陕西第二批驰援武汉医疗队集结出发,作为其中一员的徐战磊心中有百般滋味。他的儿子刚1岁5个月,父母春节前已回河南老家。看着儿子粉嘟嘟的小脸、望着本就操劳却义无反顾支持他赴武汉的爱人,徐战磊说:“纵有万般不舍,比不过责任在肩,武汉必须去!”

2月3日凌晨,确定他们支援的医院是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是收治危重患者的定点医院之一。

“当时该院尚未接收患者,我们医疗队来自省内不同医院。我任护理组组长,对医疗队中100名护理员进行了统一的防护培训,并在最短时间内制定出严格的感控制度和流程。”徐战磊说。

由于收治的是重症及危重症患者,对象大多为合并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救治工作难度极大,加上进入隔离病区前要逐层穿上防护服、隔离衣、口罩、帽子、手套、鞋套、靴套,又为工作增加了难度。

这身笨重的“铠甲”穿上后,短时间内全身就像洗了个澡一样,这也给护理工作带来不少挑战。尽管护士是4-6小时一班次,但因捂得太严实,多名护士都在工作中出现心慌、气短、心率加快等,但没人轻言退出。

“前期,因条件限制及种种原因,支援单位的保洁无法到位,我们护士主动承担了三个病区200余人的清洁区和缓冲区的管理工作,也就是说病区的消毒、环境的整理以及缓冲区的垃圾清理都需要护士来执行。包括整理、分装、分扎、运送等,每个班次护士都会收集约10大袋的医疗垃圾。再加上整个病区公共区域的喷洒消毒,刚开始喷壶不足,护士只能用空洗手液瓶来装消毒液一点点按压喷洒,通常整个区域喷洒完两只胳膊已酸痛得抬不起来了……但我们坚信:院感无小事,为队友把好关,力争医护零感染。”徐战磊说。

目前,在陕西医疗队整体负责的7楼病区共设置床位50张,从2月初至3月9日中午12时,共收治患者88例,已出院32例,目前在院45例。而护理组还同时负责9楼病区的护理工作。

除协助翻身、排便、喂饭等基础和生活护理外,治疗护理也是最关键的一部分。每天在污染区,护士们需要对病人分别进行吸氧、输液、采血,采集咽拭子,危重症患者病情观察、插管病人的镇静镇痛护理等,尤其是危重患者和自理能力较差的患者,一切的生活护理都需要护士来协助。

在护理过多名患者后,徐战磊发现,除专业角度外,新冠肺炎患者救治还有一个难题:患者在突发变故下的心理焦虑和恐慌,这会造成治疗效果打折扣。

徐战磊向医疗队队长马现仓建议,在后者的支持下,随队的心理医师很快介入部分患者治疗。让他印象很深的一位病情危重经治疗慢慢好转的奶奶,也许因躺在床上太无聊不停按呼叫器,值班护士去了多次也没有特殊事情。

“那天陕西医疗队一年轻护士再次接到呼叫,前往奶奶病房。奶奶看着她说,‘姑娘啊,你咋这么瘦!’护士也开玩笑说,‘奶奶,你心疼我!其实我也跑不动了,您看没特殊事情咱就尽量别按呼叫器了?’奶奶满口答应说‘行。’结果护士前脚踏出门口铃又响了。奶奶用歉疚的语气对护士说,‘我就是想看看你,有你在我踏实。’护士看出奶奶的孤单,留下来陪老人聊天,还坐在床边给她按摩。后来这名护士说,奶奶除了说些家长里短,还说了不少语重心长的话。她发现,倾诉完的奶奶眼里带光,病情似乎一下子就减轻不少,像比刚来时那口氧气还管用。”徐战磊说。华商报记者付启梦